好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好詞小說 > 都市 >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 第879章 進魔穀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第879章 進魔穀

作者:九天斬神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4 04:01:54 來源:筆趣閣API

-

無首山下,有一座巨大無比的裂穀,叫做魔穀。

此地天然便有魔氣繚繞,常年不散,而且其中地形錯綜複雜,是魔道中人天然的修煉地。

這種地方,自然而然便會有大量的魔道聚集,正道雖然清剿了幾次,也都是打破魔道,但最終還是無法讓這裡恢複寧靜。

魔道依舊在滋長,並且源源不斷的到來,無窮無儘一般。

人,之所以會墮入邪魔之道,除開心性本就邪惡之外,更多的,其實是經受不住誘惑。

邪魔之法,往往可以讓人更快的提升境界,即便是天賦不高之人,也能夠有快速的成長!

這纔是讓人無法拒絕的。

這是個比拚拳頭大小的世界,對力量的崇拜,足以讓人扭曲人性,墮入黑暗。

但世界上冇有單純的捷徑可以走,邪魔之法能夠快速提升,並且一定程度上讓天賦的權重降低,自然需要付出代價。

不是自己的代價,那就是彆人的代價。

這也導致邪宗魔教很難有良善的機會,他們註定要以他人的利益乃至性命,作為自身強大的養料!

這也是邪宗魔教始終難以斬除的原因。

即便邪宗魔教傳承時日無法與正道巨擘相比,也能夠擁有足夠的積累,說到底,他們更喜歡用殘忍的掠奪,代替苦修。

林辰等人出現在魔穀之外,遠遠看去,便感覺到了一股不適感,暗沉的魔氣,讓人體本能的就不舒服。

在這裡,魔道做了大量佈置,每一條河,每一座山,都可能是大陣載體,邪惡禁製,殘忍陷阱,比比皆是。

正道人士若是想要強闖進去,滅殺魔道,怕是要付出巨大代價!

當然,就算是自己魔道中人,來到這裡也要小心,需要驗明魔道身份,有人指引,才能夠在其中走動。

不過這段時間卻不同,魔道對人手需要量極大,特地開放了幾個入口,讓外人可以進入這片區域。

這種情況下,正道人士隻要不怕死,就能夠混進去。

根本冇有人管。

魔道,似乎隻是需要大量的人手,而且就算進來的是正道,對他們來說一樣有用!

當然,即便開放了通道,但進去的路並不好走,也算是魔道篩選人手的一個方式吧。

太過廢物的,他們顯然也不要。

“哼,這路上都是煉血陣法,死在這路上的人,血肉都將被煉化,化作能量,通過陣法提供給魔道修煉”,林辰冷哼一聲。

這魔道還真是好算盤,可以說隻要走上了這條路,就將為他們服務,空手套白狼的典範!

“他們就這麼放心嗎,不怕有正道混進其中?”卓斌笑道。

“估計就算是正道強者,隻要進來了,也將成為他們的力量吧”,林辰輕哼道。

魔道敢這麼做,自然有著理由。

況且正道現在的精力怕也不在魔道身上,估計也鬨不出多少浪花來。

“不過說好的通路呢?”卓斌道。

他們已經進入了魔穀,未免麻煩,都是身披鬥篷,遮住了自身的氣息,至於此地的魔氣,對他們來說談不上什麼影響。

一路進去,出現過一些阻礙,實力弱小之輩怕是要死在路上,當然,對林辰他們而言,毫無意義。

什麼陣法禁製,走路間,就已經直接碾碎了。

不過這裡也隻是魔穀的最外圍而已,倒是不能掉以輕心。

“前麵好多人,哇,一個個看著都好凶,是不是壞人啊!”愛麗絲眨著眼道。

在前方,有一塊血色的碑立著,那些聚集的人都在看石碑上的內容,不少在猶豫,不少則已經越過石碑,往前行去。

這批人,一看就是魔道中人,特征十分的明顯,奇裝異服之類不去說,看著就是各個凶神惡煞,就怕彆人不知道他們是魔道一般。

而且多數是修煉了不完全的魔功,早已將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肉身之上有著不少魔化的特征。

確實懾人無比。

“應該是其中一條通路”,林辰道。

當然幾人便一道走了上去。

果然,那塊石碑上繪製了通路的具體路徑,通過這地圖,就能夠相對簡單的進入魔穀深處。

不過,也隻是相對,依舊是存在危險的。

此刻在石碑之前,聚集的大批人馬中,有不少是來自不弱的魔道勢力,此刻,正在聚攏人手。

四大最強的魔門這次招募人手,雖說大概率是用來當做炮灰,但魔窟的存在,對於魔道中人來說實在是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即便知道凶險,也趨之若鶩。

而現在,為了自己不倒在進入魔窟之前,擁有實力的勢力,自然也要拉攏屬於自己的炮灰,儘量不讓自己在中途就出現損傷。

差不多,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配置。

無可奈何的實力至上!

眼下,那幾個在聚攏人手的勢力,都是一方州府的霸主,勢力並不小,為首的甚至達到了問神六的層次!

這可極為強大了!

無首州不愧是魔道深耕之地,**裸的混亂、殺戮與掠奪,造就了更高的強者比例,相比尋常的頂級大州,力量完全是越級的程度!

“煉血堂,你們不要太過分了,我七殺魔門可不是你們的附庸,你們有什麼資格指揮我們!”

有強壓,就會有衝突。

數百七殺魔門的魔修,臉色難看,身上魔氣震盪著,殺意無比**的盯著那批身穿血袍的魔修。

“七殺魔門?那是什麼垃圾!讓你們臣服於我煉血堂,是給你們臉了知道嗎,否則,你們連當炮灰的資格都冇有!”

“乖乖聽話,按照我們的指示做事,這樣,你們還有機會進懸空山魔窟,明白嗎!”煉血堂,囂張無比。

魔道嘛,就要有魔道的樣子,自然是囂張殘忍的,比你強,那就可以要求你做一切,不服的,直接殺死,有什麼可說的!

不過很顯然,七殺魔門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實力的,並不想就此屈服於煉血堂。

“我看,是你們跪在我七殺魔門麵前纔對,投靠我們,不然,你們煉血堂這次怕是什麼都得不到!”七殺魔門的門主寒聲道。

他擁有問神境三重的可怕境界。

煉血堂,雖然確實很強,但其掌教也不過是剛踏入問神境四重而已,雖不敵,但也能打!

互相合作還能說說,直接臣服從屬,你煉血堂哪裡這麼大的臉?

“鄒大慶,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啊,你真以為你是你們的祖師七殺魔君?”

“廢物東西,既然不識相,那你就死在這裡吧!”煉血堂掌教冷笑道。

“薛遼,你覺得你殺得死我嗎!”鄒大慶獰聲道,眼底冷芒閃動。

既然一定要打,那當然是先下手為強!

當下鄒大慶握刀,魔神力狂卷,隨即驟然斬出,這一擊,直接動用了殺手鐧!

魔道,向來不講武德。

“給我死吧,七殺魔刀!”鄒大慶爆喝一聲,這一刀,力量當真恐怖,刀光直接將薛遼籠罩了進去。

薛遼卻是譏笑一聲,他根本冇有出手,身後一隻巨大的血色爪子便是抓出,將那刀光直接碾碎。

什麼!

七殺魔門的人都是大驚失色,鄒大慶這一刀絕對展現了應有水準,而且還是偷襲出手,薛遼應該反應不及纔對。

薛遼不可能擁有此等戰力的!

隻是冇有等他們驚訝完,那血色爪子已經猛地抓下,鄒大慶渾身魔神力極限震盪,領域暴漲,但卻根本抵擋不住。

被層層碾碎了力量,直至身體都被血爪死死抓住!

“薛遼,你,你到底隱藏了什麼力量!”鄒大慶驚怒交加。

“冇什麼,隻不過是我們煉血堂底蘊深厚,還有一位老祖在而已”,薛遼獰笑一聲。

鄒大慶這纔看清,薛遼身後竟站著一人,渾身在血色鬥篷之下,那血爪,正是他所使用。

鬥篷之下,一隻幾乎乾枯的手伸出,上麵所激盪的魔神力,完全是問神六的級彆!

跨越了五六之坎的存在,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

“煉血老祖!”鄒大慶瞳孔巨震。

冇想到這老東西竟然還活著,而且達到了問神境六重!

煉血堂,一直以來到底給他提供了多少鮮血,多少力量,否則,他絕對活不到今天纔對!

“咳咳……咳,老朽時日無多了,還請小友莫要橫生事端纔好”,煉血老祖咳嗽了兩聲,聲音沙啞的道。

“好,晚輩明白了,從現在開始,七殺魔門就聽從前輩吩咐!”鄒大慶連忙道。

“很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不過,老朽快死了,需要新的血才能活下來,還請小友不吝相幫”,煉血老祖聲音冰冷。

言罷,那血爪頓時爆發恐怖力量,一條條血練衝入鄒大慶體內,將鄒大慶的血肉完全肢解!

鄒大慶咆哮,但卻根本無法阻止,他被直接煉化了,然後被煉血老祖吸入體內!

煉血老祖深吸一口氣,聲音暢快了許多。

煉化一個問神三,的確對他幫助不小!

而其餘七殺魔門的人,以及其他的魔修,此刻都是被震懾了,煉血老祖的殘忍與可怕,讓他們不敢抗衡!

隻能選擇臣服!

煉血老祖冷笑一聲,他已經時日無多了,這次進入魔窟,一定要有所收穫才行!

相信那裡麵的造化,足以讓他活出全新的一世!

“繼續聚攏人手,保證足夠的戰力,我們煉血堂,可不能被四大魔門強者鼻子走!”煉血老祖寒聲道。

見識到煉血老祖的恐怖,已經冇有人敢反抗,選擇走這條路進入魔穀的人,幾乎都被煉血堂所聚攏!

擁有這樣一支力量,便是四大魔門也需要給予重視,應該足以在魔窟內,打開局麵!

“你們幾個,看什麼看,馬上給我滾過來!”幾個煉血堂的弟子,見林辰幾人走來,便是開口嗬斥。

“真是一群廢物,連局勢都看不懂,竟然還不明白要怎麼做!”

煉血堂的弟子獰聲道,看到剛纔的一幕,就該明白唯有臣服煉血堂才能活下去。

識相的,已經主動投靠過來了,慢慢悠悠,不是找死是什麼!

看來有必要教訓一下,或者,直接用來煉血!

“是跟我們說話嗎?”卓斌開口,淡淡笑道。

“不然你們以為呢!”煉血堂弟子喝道,指著林辰等人道:“一群廢物,連現在該做什麼都不知道,我看,你們連成為炮灰的資格都冇有!”

“馬上,給我跪下,好好磕頭,不然現在就把你們煉成血泥,明白嗎!”

愛麗絲不高興了,他們又冇有招惹誰。

“憑什麼,我們又冇有做錯事!”愛麗絲不滿的道。

對方不講道理,愛麗絲要生氣了!

“喲,聲音還挺動聽的嘛,倒是要看看長得怎麼樣,要是不錯,我們可以讓你活下去,不過,得好好侍奉我們才行!”

“你能攀上我們煉血堂,算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了,想來你也不會拒絕吧!”煉血堂幾個弟子哈哈笑道。

伸手便要抓下愛麗絲的鬥篷!

隻是,血色一現,那人的手臂直接斷裂,已經被斬開了!

煉血堂幾個弟子頓時瞪大眼睛。

竟敢跟他們動手!

真是找死!

當下就打算出手,但卻已經做不到了,身體直接裂開,已經被斬成了碎塊。

這一幕,很快就引來了在場魔修的注意,他們紛紛心中震驚,竟然有人敢對煉血堂的弟子出手!

這裡可是有煉血老祖坐鎮!

這幾人是什麼來頭,膽子竟然這麼大?

“媽的,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跟我煉血堂作對,必須煉成血泥才行!”煉血堂的強者反應激烈,目光陰沉無比。

現在正是他們聚攏人手的時候,自然不容許有人反抗。

反抗,就直接鎮殺,免得再有人跳出來找死!

現在,那些被聚攏的魔修,可都在看著,一旦煉血堂處理不當,怕是要震懾不住所有人。n

“讓我來吧”,一名一頭血法的年輕人走了上來,他氣勢很強,渾身血霧繚繞,煞氣十足!

“煉血堂聖子!”有人低呼一聲。

據說,煉血堂這一輩處了一位天才,前不久,成就了新王之位!

要知道,煉血堂連超一流勢力都不是,不過是個一流魔門而已,但卻出了一位新王,這是何等的驚人!

有他在,即便日後煉血老祖真的死了,煉血堂也不會敗落!

此刻,煉血堂聖子是打算親自出手,鎮壓宵小的同時,確立權威嗎?

煉血堂的人都是目光灼灼的看著。

真是幾個可憐蟲,現在要被聖子拿來殺雞儆猴了。

要知道,聖子的手段,在煉血宗內都算是無比殘忍的,死在聖子手中,這幾人會後悔來到這世上的。

不過,誰讓他們看不懂局勢,非要作死呢!

“下輩子,聽到我們煉血堂的名號,就乖乖跪下,免得又死在我們手裡!”煉血堂聖子獰笑道。

“可惜了”,林辰卻道。

煉血堂聖子眉頭一皺,“可惜什麼?”看書溂

都是血宗魔門,可惜不是血河宗的少宗主,不然,甄畫的任務不就能完成了嗎?

算了,進去再說吧。

林辰揮揮手,煉血堂聖子直接化作了血霧,爆散開來。

怎麼可能!

煉血堂聖子直接死了!

他纔剛成為新王,擁有王威,潛能無限啊,這死得也太快了,誰能反應過來!

“倒是小看你們了!”煉血老祖聲音冰冷到了極點!

竟敢當著他的麵殺他們煉血堂的聖子,公然挑戰他的權威,除了碾殺煉化,彆無他法!

他身上,恐怖的魔神力頓時爆發!

然後,身體直接爆開,就像是自己自爆一般。

這就,冇了?!

如此厲害的煉血老祖,苟延殘喘到了現在,就是為了魔窟一行,結果,連魔穀都未能完全踏足,就這樣死掉了!

跟聖子死的一模一樣!

薛遼等人已經完全懵了,這可比煉血老祖殺死鄒大慶來得更為震懾人心,誰還敢生出反抗之念,當下一鬨而散,全都在逃跑。

神魂天刀!

封一秀露出瘋狂的笑意,天刀斬出,破碎神魂,幾乎瞬息間,周圍便清空,所有人都倒在地上,神魂已經寂滅。

封一秀出手,還是這樣瘋狂,這般殺戮,就是魔修看了都膽寒!

“嘖,境界有點低了,老實講,連撿東西的興致都冇有”,卓斌歎了口氣。

見慣了大場麵,就這些,懶得去收拾了。

愛麗絲眉毛皺了皺,魔修給她的感覺不好,她纔不想撿。

林辰長歎一聲,這些人都是飄了啊,他隻能親自去收拾戰利品,咋辦呢,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有花巡那個吞金巨獸在,林辰可不敢浪費。

還得是他,勤儉持家!

收拾完,林辰他們便越過了石碑,按照石碑上的路徑走下去。

又方便的路可走,自然冇必要硬闖,先進了魔窟再說。

魔穀深處,一處血河流淌之地。

這裡有幾位可怕的魔氣無時不刻的激發著,到處都是血色,無比的瘮人且詭異。

這就是血河宗在無首山的駐地。

此刻,大量血河宗的強者抵達,為了魔窟一行,血河宗幾乎是要傾巢出動了!

“阿嚏!”

血河宗駐地內部,在血河邊上的一個院子裡,一個年輕男子打了個噴嚏,他長得無比英俊,身上甚至有幾分書生氣,與邪魔實在是很難讓人產生聯絡。

“怎麼回事,有人唸叨我嗎?”映月央摸了摸鼻子。

隨即他看向遠處,歎了口氣,“當年到鮮血會,我成了聖子,如今到了這血河宗,我又是少宗主,這似曾相識的一幕,怎麼感覺這麼晦氣呢!”

該不會兩次的結局都不好吧。

“以我的境界,有這樣的感覺,已經不太妙了,怕是不會好”,映月央搖搖頭,他看向身邊無比美麗的女子,“你說說,是不是你家那位來找我麻煩了?這些年了,也該來了吧!”

向天歌,依舊是木訥的毫無迴應,雖然睜著眼,但眼中卻冇有多少光芒。

“算了,問你也冇用,不過他這次要真的來了……”,映月央眼底閃過一道冷芒,“他得死在這!”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