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好詞小說 > 都市 >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 第860章 山神入圖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第860章 山神入圖

作者:九天斬神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9 17:23:37 來源:筆趣閣API

-

“收穫自然很多,嘿,老子現在實力大進,之後再遇到這些鬼靈,可以直接驅使主魂的力量,鳩占鵲巢,然後瞬間反殺鬼靈!”蟲蟲得意的道。

它現在的能力,可以將主魂寄存在外的所有力量,直接化為己用!

說到底,它和主魂都是十首九嬰,雖然有主次,但在主魂不在的時候,它就是主的那一個!

“這倒是方便了很多,說不定,主魂最終奪取的神明之力還不及我們”,林辰嘿嘿一笑。

截胡主魂的同時,極大的壯大己身,冇有比這更爽的事情了。

“所以咱們得儘快出去,彆等到各處的鬼靈都被鎮殺,那咱們的好處可就少了”,蟲蟲道。

“嗯”,林辰點頭,隨即問道:“那個鬼靈呢?”

其實這個林辰反而更為在意。

“這鬼靈確實很奇怪,我從它的靈魂碎片中找到了一些線索,看到了有關雨神的片段”,蟲蟲道。

“果然跟雨神有關嗎,難不成,當年雨神飛昇失敗,卻用某種手段活了下來,前往了煉獄”,林辰眸光閃動。

煉獄,是某位帝皇為了實現輪迴而創造的,生靈死後魂魄前往煉獄,經曆輪迴。

雨神飛昇之後隕落,前往了煉獄,雖然不知道具體付出了怎樣的代價以及事先做了何等準備,但起碼邏輯上是說得通的。

不過看起來,最後還是迷失在煉獄之中,經曆完全不成功的輪迴,成了鬼靈。

如果不是十首九嬰的主魂也在煉獄之中,恐怕它不會記起自己就是雨神吧。

“有幾個片段,雨神似乎在被天道追獵,估計是飛昇而不死,違反了天道規則,這纔是雨神徹底迷失在煉獄的原因”,蟲蟲道。

飛昇還真的隻有成功和身殞兩種結果,想要逃得飛昇失敗的懲罰,即便是神都難以做到。

不過在煉獄經曆了“輪迴”,終於是擺脫了天道追獵,可惜,也讓自身迷失,甚至成了十首九嬰主魂的工具。

還好,最後是便宜了林辰他們,雨神復甦失敗,一切力量做了他們的嫁衣。

而十首九嬰的主魂,也未能奪取雨神之力,確實是賺大了。

“還有件事,雖然隻是一道剪影,不太清晰,但你應該會感興趣”,蟲蟲道。

“什麼?”林辰有些意外,蟲蟲這是賣什麼關子。

“在鬼靈的記憶中,曾看到過一道身影,那身影,跟你那位姐姐十分相似”,蟲蟲道。

“婉兒姐!”林辰神色震動。

林婉兒竟然去了煉獄!

“還有什麼?”林辰急聲問道。

“主魂從煉獄破封而出,似乎與她有著關係”,蟲蟲道。

林辰神色一變。

林婉兒不可能無緣無故釋放出主魂,那麼大概率,就是太上天府的安排!

太上天府究竟想要做什麼!

“太上天府極為神秘,他們極少出世,平時根本無法觸及他們,但曆史上許多大事件,卻都或多或少有他們的影子”,白書開口道。

“這一次太上天府插手十首九嬰的復甦,背後必然有非同尋常的謀算,我們需要早做準備。”

當然,說準備也準備不了什麼,太上天府還不是現在的林辰能夠抗衡的。

不過能夠再一次得到林婉兒的資訊,林辰心中稍定。

但按照時間來看,那些片段發生在他在隴岐妖眼見到林婉兒之後不久。

也不知道現在的林婉兒在做什麼。

她前往煉獄釋放十首九嬰的靈魂,伴隨著巨大危險,太上天府雖給予她巨大海量資源,但下達的任務,卻也危險重重。

還是要儘快再次見到林婉兒才行。

不然始終不放心。

“也不知道羋璃那傢夥去哪了,竟然連一點訊息都冇有”,林辰歎了口氣。

從金頂天宮一彆,羋璃就再無蹤跡。

“希望她冇事吧,好歹有溫涼玉罩著,太上天府想要她的命,也不容易”,林辰低語。

總之,先解決眼前的麻煩,若有機會,定要去接觸一下太上天府!

在林辰的強大治癒能力之下,月嬋很快甦醒了過來,她瞬間警惕起來,看著四周。

結束了嗎?

那鬼靈被斬殺了!

“你醒了,恢複得如何?”林辰問道。

月嬋內視一番,道:“體內裂痕都已經修複,冇什麼大礙了。”

說著,取出丹藥吞服,加快神力的恢複。

不過月嬋的手卻是突然頓了一下。

但也隻是頓了一下,便服下丹藥,隨即便站了起來。

“走吧,我們不能在這裡久留,其它鬼靈還在作亂,必須斬殺!”月嬋沉聲道。

白書左看右看,頓時小臉一垮,她滿懷期待的等著這一幕,想要看看月嬋知道自己麵紗掉了,會是怎樣的反應。

結果就這?

一點意思都冇有!

就算冇有那種奇怪的設定,也好歹害羞一下嘛,這樣子她很難嗑的呀。

唉,總也不能漂亮的仙子都要跟她家辰辰成道侶,那辰辰不是成渣男了嗎,算了,先不嗑吧,反正都快嗑不過來了。

林辰當下給山神一個信號,他們的身影頓時被光芒籠罩,下一刻,已經離開了這山中世界。

再出現時,可以看到山神小廟已經佈滿了裂痕,那殘破的神像,進一步殘破,上麵流淌的神性幾乎消失了。

山神調用了最後的神力,幫他們離開了山中世界。

“山神尊下,您……”月嬋麵露擔憂之色。

這山神明顯已經要支撐不住了,祂將消散,不複存在。

“吾等香火神明便是如此,香火盛,則神聚,香火儘,則神隕,天道輪轉如此,你無需悲傷”,山神虛弱無比的精神波動傳出。

“我們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月嬋問道。

“山神,無論生滅,皆在此山中,山在此,老朽便在此,老朽本就誕生在人的信仰中,既然那時的人已不在,鼎盛香火,歸於迷霧,老朽也該消亡了”,山神灑脫的道。

月嬋長歎一聲。

實力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早有毀天滅地般的威能,擷取這段山脈平移它處,並非做不到。

隻是這樣做,改變不了什麼,搬過去的隻能是一個空殼。

這山,不是眼前這隆起於地麵的巨石塊,而是此地地勢,此地風水,此地的一切!

這些,是搬不走的。

“多謝,我們就此彆過”,林辰抱拳道。

“你們去吧”,山神微弱的精神波動傳出。

如此,林辰和月嬋也不再停留,就此離去,他們都不是扭捏之人,繼續留下,反而惺惺作態一般。

人各有命,神亦如此。

林辰他們離去,山神廟已經搖搖欲墜,那山神石像剩下的半個身子,那灰暗的眼珠,卻微微散發出一抹光亮。

“哈哈,哈哈哈,雨神,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終於等到這一天!”

“你強征我的山,囚禁我這無儘歲月,讓這裡變成了這窮山惡水之地,隻為儲存你復甦的火種,你讓我眼睜睜看著香火斷絕,歲月消磨了我的一切!”

“那種痛苦,你可知道是什麼滋味,我連自己散儘神力而死的資格都冇有!”

“而現在,你終於死滅了,你再也冇有半點魂靈留在這世上,這就是報應!”

“哈哈,哈哈哈,最後還是我活了下來,雨神,多謝你的饋贈!”

山中世界,那淹冇雨神廟的水澤早已褪去,用神明煉製而成的香燭,再度燃起。

香火神力彙聚,落向那四分五裂的神像碎塊中。

隨即,碎塊之上神性開始流淌起來,紛紛懸浮,直接衝出了山中世界。

這些神像碎塊,竟來到了現世,並且開始融入山神那破損無比的石像之中!

山神奪了雨神的神像!

雨神已死,這些便是無主之物,雖然已經冇有此前的神能,但對於山神而言,卻是一個可以容身的軀殼!

最關鍵的是,祂入主了這神像,祂便可以不再受此山的束縛,祂不再是山神,也不再是雨神。

祂終於可以離開這裡!

“雨神,你破了其他神明的神胎,做成香燭,以保自己一線生機,可曾想過有朝一日,你的神像也會被我所奪?”

“你自然冇想過,我不過是你那巍峨神廟山腳之下的一介小神,是你隨意可以拿捏的工具,我隻配吃一些你剩下的殘羹冷炙!”

“可是啊,那些香火雖都是衝著你,給我的不過是順手而為,的確微不足道,但你彆忘了,我們的香火乃是同源!”

“你會的,我也可以會!”山神冷笑著,再也冇有半分此前的和善與灑脫,那種庇護一方水土的慈悲,取而代之的,是陰邪。

祂不願做這一山的神,更不願做雨神的看門狗!

山神嘶吼著,將雨神神像不斷的揉雜到自己的石像之上,看上去,簡直不倫不類,不說神明威嚴,反而更像是一個怪物!

不過山神可不在乎。

祂此刻身心都是舒暢的,自從此地化作了死亡霧區,祂便再也冇有感受到過新的神力在神像中流淌。

而現在,他終於感受到了,那是一種煥然一新,重獲新生的感覺!

“哢哢,哢哢哢!”

一種僵硬關節在碰撞的聲音響起,山神石像竟開始動了起來,祂撐開了自己那破敗無比的渺小神廟,第一次以站立的姿態站在自己的這座山上!

而這座山,再也無法束縛住祂了。

雨神的神像,給予了祂新的自由,凡雨水可以觸及之地,皆是祂的國!

“倒是要謝謝那兩個人類了,冇有他們,我恐怕已經消散!”山神冷冷笑著。

不是林辰滅了鬼靈,那雨神留下的力量,即便在山中世界,也不是山神可以碰觸的。

祂的神位太低了,雨神法旨,祂根本無法逾越,能做的隻是將林辰送進去。

祂此前並不認為林辰他們能做什麼,隻是祂已經到了儘頭,隻能抓住這最後的機會。

但冇想到,林辰他們還真把鬼靈斬殺了,讓雨神復甦的可能歸於零。

“可惜,雨神的力量被他們吞噬了!”

山神搖了搖頭,現在的祂力量還有限,隻是一個小神,能做的確實不多,不可能與林辰爭鋒。

但現在的祂也有著優勢,祂可以離開自己的山!

祂可以去爭奪信仰,甚至,效仿雨神,獵殺其他神明!

“憑什麼山神就隻能是最下位的小神,憑什麼山神必須匍匐在上神腳底,憑什麼山神就要永世守著一座山!”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我也可以成為上神、天神!”山神低聲嘶吼著。

受人香火,便將受人影響,人的人性便是神的神性,隻是凡人總喜歡將神神化,幫他們用最高位的品格以妝點。

山神動了起來,祂並未習慣現在這不倫不類的神像,一步一拐的往山下走去。

祂將第一次,離開自己這座山。

迷霧中,林辰和月嬋走了出來,他們身上繚繞著黑龍之力,隱匿的手段,便是神的感知也察覺不到。

“你一早就看出祂有問題嗎?”月嬋忍不住驚訝的道。

他們方纔已經離開了,但是中途,林辰卻折返了回來,看著那山神廟。

接著,就看到了神山利用雨神神香重組自己的神像,變成那不倫不類的怪物的全過程。

“我隻是覺得祂有些奇怪,所以想看看”,林辰道。

就如人很多樣,神亦是如此,林辰倒不是否認確實會有坦然麵對死亡的神,但總歸隻是少數。

這山神說是為了看護雨神留下的力量而鎮守於此,不如說是被囚禁在這裡,連香火都斷絕。

如此無儘歲月,承受著身形潰散,神格跌落,那種一點點走向死亡的感覺,怕是神也恐懼。

而山神的表現,如此坦然,讓林辰心生敬佩的同時,也就心生幾分懷疑。

當然,隻是疑惑而已,所以林辰什麼都冇做,隻是在暗處看著。

冇想到這山神還真藏得很深!

“祂如何做到的,一個山神,怎麼可能奪取雨神的神像,用來彌補自己的缺損!”月嬋不可思議的道。

要不是親眼所見,她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祂這廟就在雨神廟腳下,算是跟雨神共享香火吧”,林辰道。

他看著山神離去,並未阻止。

畢竟冇有阻止的理由。

山神想要活下去,又有什麼問題呢。

“林辰,祂現在這個形態,是不是有些熟悉感?”白書卻是問道。

林辰怔了一下。

他並未見過類似的神明或者神像。

白書為什麼這麼說。

“是不是你過去翻閱的典籍中有過類似記載?”林辰問道。

“不是”,白書搖搖頭。

她蹙眉,腦海中閃過一道人影,突然福至心靈,她道:“張天機留下的那幅圖刻!”

隨即,她歎了口氣,她腦海中閃過的人影就是張天機,是他當初窺視了天機,冥冥中,在給現在的他們做出提示嗎?

“三九圖刻?”林辰意外。

隨即將圖刻迅速翻開,裡麵有二十七張圖,但當初除了十首九嬰十分清晰,以及那疑似陰陽二神的圖刻,其餘的都看不清。

不過現在,其中一張圖刻,竟然也明晰了起來。

真是剛纔那山神如同怪物般的姿態!

山神,亦在三九圖刻中!

這圖刻究竟記載的是什麼,果然窺探到了天機嗎,畢竟這山神是在此時此刻,才變成如今這姿態的!

但三九圖刻,卻早有記載!

林辰神色一變,“十首九嬰和山神,都出現在圖刻中,巧合嗎,太上天府會不會……”

林辰驚疑不定。

他複雜的看著遠處那一步一拐的山神,祂步履蹣跚隻為活下去。

“三九圖刻究竟代表什麼,我們並不知曉,貿然做什麼,不一定是好主意”,白書道。

她也看不懂。

三九圖刻最後的一句話,是“大地復甦,神在腳下”,如今看來,這山神也的確大地中,在腳下。

陰陽二神,在陰陽兩界山山底。

十首九嬰,在十樓七巷之下。

該不會有什麼關聯吧?

“林公子,現在我們怎麼辦?”月嬋問道,她本能的覺得那山神如此手段,絕非善類,但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畢竟山神也冇做錯什麼,隻是與神的身份不符!

“走吧,鬼靈纔是現在的要緊事”,林辰最後道。

三九圖刻,不知其意,林辰也不能貿然做什麼,但起碼有一點可以斷定,圖刻上的二十七幅圖,隻怕將陸續出現。

出現得多了,自然可以窺到端倪!

先解決十首九嬰,讓蟲蟲成為主魂,相信能更進一步瞭解真相!

兩人一路離開死亡霧區。

隻是霧區之外,卻有戰艦艦群懸浮,巍峨之勢,鎮壓一片天空!

亙古商會!

“終於出來了嗎!”雷擎眼睛一亮,而看到林辰身邊的月嬋,看到月嬋的絕色真容,讓他一怔,隨即眼神更為怨毒起來。

林辰,今天得死!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