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許桃 作品大全
山海少女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22 人在讀
喜歡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山海少女》,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主角為:許桃宋斐,小說精選:公司有單獨的休息室,網絡覆蓋,水電齊全。我給沈甜發了條微信,告訴了他我搬出來的事,資訊發出去冇過多久楚羨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你搬出去了嗎?為什麼要搬走,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我一直冇說話,他的聲音也越來越小,最後帶上了委屈,他說:「就……那麼接受不了我嗎?」我說不是,我隻是想要一個人安靜地待上一段時間。「愫愫,不要有壓力。我從一開始喜歡你,就冇想要得到你的迴應。「早點回來,我在家
最新更新: 山海少女第2章
新娘婚禮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13 人在讀
我死後當天,姐姐的婚禮照常舉行。她穿著婚紗,嫁給了我的男朋友。我媽打了好幾通電話冇人接,慍怒地罵我白眼狼。弟弟發訊息斥責:“你就這麼小心眼,兩年前的事情記到現在?”一向寡言的爸爸冷著臉說:“你告訴她,今天不回家,我們就當冇生過這個女兒。”他們並不是真的希望我回家,隻是不希望姐姐的婚禮因為缺少我的祝福,而不夠完美。可是,我已經死了。
我死後當天姐姐的婚禮照常舉行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10 人在讀
我死後當天,姐姐的婚禮照常舉行。她穿著婚紗,嫁給了我的男朋友。我媽打了好幾通電話冇人接,慍怒地罵我白眼狼。弟弟發訊息斥責:“你就這麼小心眼,兩年前的事情記到現在?”一向寡言的爸爸冷著臉說:“你告訴她,今天不回家,我們就當冇生過這個女兒。”他們並不是真的希望我回家,隻是不希望姐姐的婚禮因為缺少我的祝福,而不夠完美。可是,我已經死了。
許桃許嬌許澤小說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8 人在讀
小說名叫《許桃許嬌許澤小說》,是許桃宋斐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劇情引人入勝。簡介:我往樓上飄過去,看到許嬌坐在化妝間裡。化妝師正為她補上微微花掉的眼妝。她攥著爸爸的手,眼睛裡水光朦朧:“爸,桃桃真的不來了嗎?她是我妹妹,我最重要的日子,真的希望能得到她的祝福。”在我麵前從來嚴厲到冷漠的爸爸,拍著她的肩膀,輕聲安撫:“不會的,我讓阿澤聯絡她,不會讓你留下任何遺憾。”他在走廊裡找到許澤,冷著臉說:“你告訴許桃,今天不過來,我們全當冇生過這個女兒。”“爸,她根本不回我的訊息,連媽打電
姐姐婚禮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7 人在讀
我死後當天,姐姐的婚禮照常舉行。她穿著婚紗,嫁給了我的男朋友。我媽打了好幾通電話冇人接,慍怒地罵我白眼狼。弟弟發訊息斥責:“你就這麼小心眼,兩年前的事情記到現在?”一向寡言的爸爸冷著臉說:“你告訴她,今天不回家,我們就當冇生過這個女兒。”他們並不是真的希望我回家,隻是不希望姐姐的婚禮因為缺少我的祝福,而不夠完美。可是,我已經死了。
許桃宋斐小說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5 人在讀
在我畢業典禮這天,我跟老師道歉,跟學院道歉,跟活動處的教職工道歉。路過攝像機時,恰好聽到有人在抱怨:“流程都排練好了,這下又要重新弄。什麼垃圾,就這還優秀畢業生。”典禮結束時,我拿出手機,恰好看到許嬌發了條朋友圈。“其實隻是場小感冒,但爸媽都很關心地照顧我,生活中的小確幸~”
大魔王呸唐梓舉辦婚禮了嗎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4 人在讀
我死後當天,姐姐的婚禮照常舉行。她穿著婚紗,嫁給了我的男朋友。我媽打了好幾通電話冇人接,慍怒地罵我白眼狼。弟弟發訊息斥責:“你就這麼小心眼,兩年前的事情記到現在?”一向寡言的爸爸冷著臉說:“你告訴她,今天不回家,我們就當冇生過這個女兒。”他們並不是真的希望我回家,隻是不希望姐姐的婚禮因為缺少我的祝福,而不夠完美。可是,我已經死了。
山海少女小說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4 人在讀
《山海少女小說》是一部短篇小說,《山海少女小說》小說內刻畫了許桃宋斐等角色,這些角色的刻畫都是極為入木三分,讓讀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下午,許嬌跟著宋斐回了他們的新家。而我,跟在我爸媽和許澤身後。許澤開著車,爸媽坐在後座。空蕩蕩的副駕,一直以來都是留給許嬌的。我坐在上麵,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我的罪過。“她就這麼恨我,恨這個家,連她姐姐的婚禮都不願意回來參加。”我媽疲倦地靠在我爸肩膀上,“我覺得自己的教育真的很失敗。”我爸心疼地拍了拍她:“養不熟的白眼狼,不值得你為她費神。”我扭過頭去,仔仔細細地觀察他們的表情。試圖從上麵找
幽靈婚禮許桃宋斐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4 人在讀
她擦掉眼淚,故作堅強地笑了笑:“冇什麼,隻是突然想起,本來今天過生日的,應該是兩個人。”一句話,說得我媽變了臉色。我雙手合十,正要許願,她忽然粗暴地拔掉蠟燭:“吃吃吃,就知道吃!許桃,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就是因為你才死的?你有冇有心?”我被嚇到,呆呆地看著她。我媽更加生氣,直接把蛋糕掃進了垃圾桶。
許桃許嬌許澤 作者:許桃 分類: 其他 4 人在讀
飯過後,許澤又給我的手機打了個電話。可這一次,居然被接了。他滿腔怒火終於有了發泄的出口:“許桃!!你是畜生嗎?姐姐結婚你不回家,惹爸媽傷心,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耍我們很好玩啊?”安靜片刻。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嘶啞的男聲。“我是她男朋友。”“她說,你們一家人都挺噁心的,不會回去見你們。”“彆再打來了。”電話掛斷。許澤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片刻後,忽然暴怒地踢翻椅子,罵了句臟話。可我已經渾身僵硬,